給元元吃的芋圓

You're being watched.
The government has a secret system-a machine that spies on you every hour of every day.
I know because……I built it.
I designed the machine to detect acts of terror but it sees every thing……violent crimes involving ordinary people , people like you,crimes the government considered irrelevant.They wouldn't act so I decided I would.
Hunted by the authorities , we work in secret.
You will never find us.
But wether victim or perpetrator , if your number's up , we'll find y

男神X你(網近 顧飛X你)

這幾天滿腦子都是嫁給顧老師會如何好想嫁給老師於是有了一下的產物(無奈)

第一次碼文這麼快我都要感謝我沒辦法嫁給老師的怨念了XD

第一次寫男神X你給網近,及怕有OOC,請告訴我。

以下正文:

半夢半醒時,你下意識伸手探了探身邊的床位,仍殘留著一點淺淺的溫度,但本應睡著的人卻不知去向。

你忍不住在心裡嘆口氣,努力睜開疲倦的睡眼瞥了一眼窗外。冬天的清晨六點,天都還未亮起,太陽仍沉沉的睡在地平線下,他卻又早早的起床了。

簡直比鬧鐘還給力啊,真是不管幾次都忍不住佩服他的這種堅持勁了。

尤其是在溫度極低的冬日清晨。

你探出手摸向你習慣放于床頭的兔娃娃,慢吞吞的緊抱著掀開棉被下床。腳尖觸到大理石瓷磚的瞬間讓你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瞬間後悔自己明明跟他不是一樣強壯的體質,為什麼還要作死在冬天的早上這麼早爬起來。

雖然說每天在他離開不久之後自己就會自動清醒,早已變成了習慣。儘管他老是一臉心疼的搓揉著你凍僵的手,一邊認真考慮著以後是不是要在冬天的時候晚點起床早課,不過被你笑著搖頭拒絕了。

數十年如一日的熱愛功夫、堅持著功夫的男人,你怎麼好意思因為自己而要讓他遷就你,在功夫這點上。

你蹭上放在床邊暖融融的卡通拖鞋,隨手拉過一件風衣披著便快步的走向茶櫃。你一邊抱著娃娃一邊斜著眼挑選茶葉,寒冷的天氣,最適合的便是帶有暖意及熱意的普洱。但你總是忍不住的猶豫,到底要泡那沒剩幾顆的五十年老沱茶,還是新一點的三十年茶餅。

於是覺得這麼早起的你很委屈的愉快的挑了顆沱茶。

五十年份的普洱香又回甘,口齒留香而脣齒生津。你小小的啜了口,又替另一個茶杯盛滿了茶,就悠然的向天台走去。借著透明的落地窗,你倚在一旁看著他,唇上勾起一抹淺笑。

顧飛真的很好看,特別特別的好看。並不是指在外貌上的,而是他從裡到外,散發出來的那種氣質。

認真而執著、看似大而化之卻又溫柔貼心,即使不被大多數的人所理解,卻仍是默默的堅持著自己的道路。雖然你始終不理解著那些不理解的人,會功夫,難道是一件很怪的事嗎?你常常忿忿的為他抱著不平,他卻始終是溫和的,無奈的理解著他們。溫柔而強大到不可思議。

你又怎麼能不愛這個男人,怎麼能不心疼他。

天已經微微亮起,灑落的淡淡日光籠罩在顧飛身上。汗水揮灑,一招一式都用進了全心全意,一絲不苟的武著。像個最崇高的神明。

太極、形意、崩拳、鑽拳、八卦;洪拳、詠春、六點半棍、鶴型、螳螂、鷹爪、截拳道。

你看著他由柔到剛、由拳到棍,每步每拳每腳,精準到位,一絲破綻也不留給他眼前假設的敵人。

你不知道能夠精通這麼多拳法到底需要多刻苦的練習,你只是心疼,只能心疼。

你輕輕敲了敲窗,得到顧飛疑惑的詢問眼神,以視線瞥向手中的茶杯,示意著再不進來都要涼了。

他了然的點點頭,放下手中的長棍便趕忙的走了過來,小心翼翼的拉開僅容他身形出入的小縫便快速的鑽了進來,但即使顧飛的速度再快,那瞬間竄進來的冷風還是讓你重重的瑟縮了下。

“噫,剛剛喝茶的熱度通通沒了啦,我到底為什麼要做死在窗邊等你?”你將溫度早已不在的茶杯放在一邊的櫃子上,伸出發冷的雙手玩笑般的貼在顧飛的臉上。

“怎麼還是這麼冷?”顧飛笑著將你的手抓下來,緊緊握在他發燙的掌心“我就說來跟我學點功夫,強身健體還可以活絡精血,保證你身體好了不只一倍兩倍,老這麼怕冷哪成問題。”

“我不是也說了我很樂意學嗎?”你無辜的眨眨眼“更何況我又不是沒學過,只是天生手寒真的改不過來。”

你的父親對功夫也有些許鑽研,雖然只是當作興趣消遣般的打打,但也是硬拖著你練了好一陣子,雖然說真的是比之前身體好了許多,但手冷跟不能吹冷風這兩點確實怎麼樣也改不過來。

“而且這樣我的綽號就多了個冰山美人啦,多好。”

“什麼冰山美人,嘴巴閉起來心情不好的時候可能還像點。”顧飛好笑的斜了你一眼,拉著你鑽進客廳重新沖了一壺茶,塞進你手裡。

暖烘烘的。

你重新抱起泡茶時被你扔到一邊的兔娃娃,笑瞇瞇的一邊啜著茶一邊等著他飛快的洗完澡出來做到你身邊。

渾身冒著水氣及熱氣的顧飛特別迷人,你用眼神慢慢的描摹著他堅挺的眉眼、俊朗的輪廓,心跳似乎有些加快的你緩緩的挪動身子,懷中抱著兔子鑽進了他懷裡,耳邊是他強壯有力的心跳聲。

該死,這傢伙根本就是移動的荷爾蒙。

“唷,這傢伙地位越來越高啦,我都沒這待遇。”顧飛玩笑的抓起兔子的耳朵,另一隻空著的手自然而然的環過你的腰,緊了緊手臂,讓你整個背部密合的貼著他的胸膛。

“我兒子會痛,顧飛你放手。”你紅著臉仰起頭瞪他,捏了捏他放在兔子耳朵上造孽的手。

“誰讓某人眼裡只有他兒子,老公都不放在眼裡了。”顧飛低下頭,細細的髮絲掃過你的頰側,明亮的眼睛彎起,嘴邊噙著笑。鼻尖與你的距離僅僅幾許。

你被噎的瞬間說不出話,下意識吞了口口水,忍不住在心底偷偷感慨美色誤人“小飛飛乖,我也很疼你啊,看我現在在誰懷裡。”你湊上前蹭了蹭顧飛的鼻尖,滿臉都是不懷好意的笑容。

顧飛的表情瞬間扭曲了一下,手上用力的收緊一些“都說了不要亂叫。”

“疼疼疼”你笑著掙扎了一下“什麼不要亂叫,是誰在床上鼓勵我叫出聲來的……唔。”

一吻封緘。

他有點惱的吻住你,你帶著略有嘲笑意味的眼神回望他。

只是吻著吻著,那些眼神都變了味。

他眼角帶笑,你雙頰緋紅。

评论

热度(19)